103.chapter103

本文地址:http://www.aivtb.com.cn/zw_37517/33706024.html
文章摘要:103.chapter103,第二十版黍油麦秀同文,雕楹碧槛莫可名状消毒剂。

推荐阅读: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捡个校花做老婆一世兵王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浴火重生:毒后归来都市全能系统乡村朋友圈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世爵娱乐时时彩平台: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会冷吗?”卡列宁询问。

    “还好。”安娜摇摇头, 睁着一双眼睛让自己清醒过来。

    卡列宁安排好的马车已经等在门口了, 马车夫把行李放上去, 同卡列宁问好, 看起来是老相识了。

    “听说您结婚了, 先生, 这位就是夫人吧。”

    马车夫生得并不高大, 但一双手臂看上去却十分结实。从衣物看来家境并非很好,但干干净净, 笑容也不拘谨。

    “是的, 比诺什。”卡列宁回答道。

    “您好,比诺什先生。”安娜微笑着说道。

    那位比诺什先生有一双大眼睛,他笑起来也同安娜打招呼。

    安娜和卡列宁坐在马车里面, 他们正朝着接下来要住一段时间的旅店走去。

    说是旅店, 但也是比较高级的那一种, 清静, 还有不少同卡列宁差不多的官员们, 第一层是大厅和俱乐部,二三层才是住的地方。

    卡列宁预定了第三次靠拐角的地方,有点绕路, 但十分清幽。

    那是一间套房,和卡列宁的宅院想必肯定是比不了,但也比较大了。除了卧室和客厅以外, 还有单独的卫浴设施。

    卡列宁给侍者拿了小费, 安娜正在把他们的行李拿出来。

    这行为又有些奇怪了, 没有贵妇人会自己亲手整理这些东西,但安娜想要自己做,卡列宁对此没有发表意见。他正把自己的公文放在桌面上。

    安娜把衣服挂好,卡列宁说他们可以先去用一下早餐,于是两个人又出了卧室。

    “胃口不好?”

    “有点。”安娜勉强把自己面前的水果吃完,还剩下香肠。

    香肠的味道并不坏,甚至可以说美味,安娜几乎有些遗憾。

    “吃不了就放着吧,不需要勉强自己,安娜。”

    安娜抬眼看着对方,然后说:“我真的可以吗?”

    “可以。”卡列宁说,在瞧见安娜松了一口气后,他把安娜盘子里的配菜弄到自己的盘子里面,面不改色的吃了下去。

    安娜打量了一下四周,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里。

    “以后,我不喜欢吃的菜也可以给你吗?”她充满希望地问道,却遭到了拒绝。

    “不可以。挑食和无法消耗食物是两件事。前者是不好的习惯,后者是不可抗力。”卡列宁吃掉最后一口花椰菜,一双蓝眼睛淡淡地看着自己的小妻子,让她明白,挑食绝对是卡列宁家族所不允许的。

    “好吧。”

    有些失望的语气。

    “待会儿我不得不出去一下,你可以在套间里面先休息一会,以缓解旅途的疲乏。”

    “现在就要去处理公务了?”安娜问,卡列宁微微颔首,却没再透露更多细节问题。

    “那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亚历克塞。”

    “若事情顺利的话,在下午三点可以结束。若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让人到这个地方找我。”

    卡列宁说了一个地名,安娜记下了,不过她确定自己不会轻易去打扰她的丈夫的。

    “中午的时候你可以来大厅用餐,又或者让他们送上去。”

    “我怀疑我还需不需要午餐。我想洗个澡,然后睡一会儿。”安娜咕哝道,倦怠的神色染上她的眼角眉梢。

    卡列宁抬眼,语气平静道:“从健康考虑的话,我依旧认为你最好别放弃午餐。安娜。”

    “我尽量遵从您的建议,先生。”安娜做了一个顽皮的手势,卡列宁对此微微挑眉,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了。

    卡列宁离开后,安娜像她自己说的,去盥洗室洗了个澡,感觉毛孔都舒展开来了,躺在浴缸里几乎睡着。

    头发湿漉漉的,所以她又包了一块头巾在上面。

    因为疲倦,她躺在了床上,又摸了一本书出来,想要等着头发干了再入睡,结果不到五分钟就睡了过去。

    梦里面光怪陆离的,乱七八糟的梦境让她睡的不安稳,但四肢的疲乏又让她不愿意醒来。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卡列宁按照他预想的一样很快地结束了这次行程,在离开的时候,德·马莱勒先生的妻子,二十五岁的德·马莱勒夫人用那双碧绿色的眼睛瞧着卡列宁,有些妩媚地笑道:“别忘了后天的舞会您要把您的夫人带来过呀,我们都特别想瞧瞧她,听闻是个美人呢!”

    “我将会的。”

    “亲爱的卡列宁,我这边还未结束,若您不介意,请让我的夫人送您出去。”德·马莱勒先生用他宽厚的嗓音说道,他太胖了,笑起来的时候几乎看不到眼睛,年纪比卡列宁还大了十五岁,是个心肠不错的先生,却没什么能力,而他的小妻子毫无疑问是他最好的贤内助。

    卡列宁应承了,德·马莱勒先生亲吻了妻子,就这么一小段路表现得就对他的妻子十分地恋恋不舍了。

    “往这边请,卡列宁先生。”德·马莱勒夫人笑着说道,随着她笑起来,右嘴角边一颗朱红色的小痣就嵌着那个梨涡变得更加生动起来了。

    德·马莱勒夫人的女仆在身后跟着,走了大约二三十米的时候,德·马莱勒夫人突然说道:“乌玛,你瞧见我的戒指了吗?”

    “没有,夫人。”

    叫做乌玛的女仆看到自家夫人一直很喜欢的蓝宝石戒指不见了。

    “帮我去化妆间看看有没有,我当时摘下来可能忘了戴回去了。”德·马莱勒夫人用一种柔和的嗓音对自己的女仆说,待女仆走后,她又对卡列宁笑了一下。

    “不好意思,耽误您的时间了。”

    “没关系,夫人。”

    “那是我很喜欢的戒指。”德·马莱勒夫人露出一个讨人喜欢的表情。

    “看得出来,您有转戒指的习惯。”卡列宁说。

    德·马莱勒夫人有些惊讶,然后笑了起来:“您总是观察得这么仔细,前年您在那场舞会上让人提醒我那条裙子上被扯坏的地方,我就认为您实在是个观察细致入微的人。多亏了您,我才没有丢脸。”

    “那没什么,夫人。”

    到了门口后,卡列宁再次谢过这位德·马莱勒夫人,然后乘坐比诺什的马车往旅店的方向驶去。

    卡列宁回到旅店,接着径自去了三楼的套间,打开门的时候发现起居室并没有人。他关好房门,然后去了卧室。

    卧室的门虚掩着,光线很暗,周围很安静。

    他看到被褥有些凌乱的隆起,而他的妻子正在这纠结成一团的被褥中,缩着身子,却依旧有一半光裸的背部没有盖到。

    卡列宁从没有这么沉的睡眠,又或者该说,他的小妻子正有一种睡得昏天地暗也不想起来的气势。

    卡列宁走过去,把一部分被褥抢救出来,为安娜盖好。

    他拿了文件关好卧室门走了出去,就在沙发那里开始办公。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卧室的门打开。

    “你睡了多久?安娜。”卡列宁合上公文问道,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竟然有些好奇。

    安娜醒来后就知道卡列宁回来了,那挂着的大衣实在是太醒目了,一开始的时候,就算是她自己,也为床铺上那个乱七八糟的样子觉得脸红。她换好了衣服,稍微打理了一下头发才出来。

    现在,当被问道睡了多久的时候,她依旧有些不好意思。

    “六个小时?”

    “你睡了四分之一天。”卡列宁说出这个结论,说是嘲笑,语气又未免太平淡,说是赞美,从逻辑上根本不可能。最后她索性什么都不想,假装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坐到卡列宁身边,问:“我们现在可以去吃点东西吗?”

    “距离正常就餐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安娜有些失望地瘪瘪嘴,然后她又听到卡列宁说。

    “但若是你饿了,我们可以现在去用餐。”

    在他这样说完之后,卡列宁收获了小妻子亮晶晶的笑容和红扑扑的双颊。

    “事实上,我认为这样很好。”卡列宁低声说,一个吻印在安娜的黑发上面。

    他们都觉得心满意足,事实上,卡列宁认为,尽管这个婚姻是如此的不一样,它充满了不可预知,但它的确是令人满意的。

    他们回到家后享用了晚餐,安娜一反常态没说太多的话语,她只是不时地去抬眼打量自己的丈夫。

    “怎么了?”卡列宁问。

    安娜说:“你现在就像是会发光一样,我没办法不去看看你。”她又感叹了一下,“我真担心你会被偷走,就像是‘龙的金币一样’。”

    尽管卡列宁没少从他的小妻子那里听到这种稀奇古怪的赞美和占有欲,但他依旧无法彻底习惯。

    于是他板着脸再一次平静地指出这个比喻的不恰当,而她的妻子咯咯的笑了起来。

    “原谅我吧,你也没有上诉的机会了,我肚子里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比喻。”安娜说完吃了一口蘑菇,然后又抬起眼睛瞧瞧卡列宁,好像他是更好的菜肴。

    卡列宁这次选择忽视这一目光,他必须摄入足够的食物,而不是让自己的心情一直徘徊在那种失控的状态。

    第二天,安娜决定要做点事情好答谢卡列宁。

    他帮助她梳理了这纷乱的社交关系,所以她当然得做点什么回报他。

    “也许来点舒芙蕾会比较好。”安娜对自己说,她虽然不能说擅长厨艺,但做这种甜品还是有一手的。

    她之前的经纪人对她的饮食控制得比较严格,但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怪。你在某个地方被限制了,有时候就不免在别的方面找补回来。

    女人和甜品似乎总是分不开的。

    安娜跟厨娘萨沙借用了厨房,那位胖胖的厨娘为人非常的和蔼,她把打理得仅仅有条的厨房借给了女主人,而且已经做好了准备,女主人也许会炮制出一场灾难。她甚至悄悄地跟看门人卡比东内奇通了通气,还准备了几大桶水用作预备。

    当然,这些事安娜是不知道的。

    一来卡列宁的所有仆人,就算只是厨娘也是那种能够在不打扰他人的情况下,就提前把所有可能发生的结果都准备好的。二来,安娜自己已经专心地沉浸在给卡列宁制作的谢礼中去了。

    圆圆的鸡蛋还是刚从鸡棚里出来的,带着一股子热乎劲儿。放在草编的篮子里的橙子十分饱满,散发着好闻的橙香气味儿。

    等待的过程让人有些焦急,但瞧见东西出炉后,就有一种满足感了。

    安娜迫不及待想要和谁分享这些,所以她把萨沙喊了进来,她想和厨娘一起饮用下午茶。

    “这味道真好闻,您在做什么呢,夫人?”萨沙有些惊讶地发现,厨房依旧很干净,而且似乎正在酝酿着什么美味的东西。

    “舒芙蕾,正好有鸡蛋和橙子。”

    萨沙去看了一眼炉灶上的东西,再一次感叹。

    “陪我一起喝一杯下午茶好吗?萨沙。”安娜笑着说。

    “那可不太好。”萨沙有些犹豫,安娜拉了拉她的手。

    “您就别拒绝了,留我一个人喝下午茶,我自己都觉得可怜了。”她故意说得有些可怜兮兮的。

    萨沙笑了起来,“如果您都这样说了,我想我没什么理由再拒绝这个邀请了。”

    厨房正连接着后院,这会儿也没什么风景,卡列宁的院子里没有什么园艺设施,规规矩矩的,不出格也绝对不亮眼。

    在这自然的院落中,阳光就变得有些轻佻了起来,它愿意怎么照射就怎么照射。

    油漆成白色的原木桌,还有几把镂空的椅子,萨沙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条粉红色小格子的桌布,平铺在上面。

    安娜让安奴施卡把她提前做的桌垫拿过来,蕾丝样式的。她们挑选了一套玫瑰色的骨瓷茶具,牛奶被装在透明的玻璃壶中。舒芙蕾有橙子和黄油的香气,甜腻又清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贵族婚姻[安娜]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世爵娱乐时时彩平台只为原作者水木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木龙并收藏贵族婚姻[安娜]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6 世爵娱乐时时彩平台

五星做号软件 河北快3基本走势 体育彩票七位数开奖结果 浙江体彩11选五玩法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
快乐十分是人控制的吗 棒球投手动作分解 4月7日湖北11选5推荐 七星彩走势图带线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
赢彩彩票 12选5走势图浙江 3d和值走势图 广西快3充值 彩票开奖查询
苹果版 重庆时时彩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500期 3d天中图库好运彩 2018年亚运会足球直播 快乐扑克3开奖走势图